漫漫人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新浪微博登陆

只需一步, 快速开始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8|回复: 0

煌煌天道无上剑宗 第一章 天道剑宗被灭门了 关贵森

[复制链接]

633

主题

633

帖子

5458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458
发表于 2021-11-17 15:43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掠过天穹的战略轰炸机。

  震耳欲聋,天地旋转的轰鸣。

  扑面而来,直呛喉咙的浓烟。

  还有熊熊燃烧,将皮肤烤焦的烈焰。

  浓烟上方,一架黑枭武装直升机飞掠而来。

  24NL型23MM链式航炮迸射出炽烈的火焰,将地面直线犁过,花卉、树木、广告牌,纷纷崩碎。

  这是人类依靠智慧与工业制造出来的杀戮机器。

  哭泣、哀嚎、鲜血、浓烟、烈焰、死亡、毁灭。

  还有恐惧……

  和憎恨!

  烈焰中,一道身影缓缓显现。

  一个……

  看上去三十上下的男子。

  他不算壮硕,可身躯却仿佛顶天立地,似乎天地万物,日月星辰,尽掌其手。

  “不要用这种仇恨的目光看着我。”

  “伤痛和牺牲不可避免,不是为了野心,是和平。”

  “直径不到三万公里,人口不过三百零九亿的蓝星,分裂成四百零一个国家,战争、贫穷、饥饿、瘟疫、动乱,时时刻刻笼罩着这颗星球,消耗着这颗星球的生机和活力,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,结束这种战乱,促使世界统一!只有统一,才能带来和平!”

  “我知道,这是一个艰苦的任务,为了这个任务,你可能要失去你的时间,你的家人,你的朋友,你的生活,你的一切……但……为了这个世界的未来,终究得有人站出来。”

  “如果没有人……”

  “那么,我来!”

  男子身形半蹲。

  下一刻,地面坚固的地板蛛网般龟裂。

  “嘭!”

  在视觉尚未来得及跟上时,男子的身形已经纵横凌霄,在六十米外的南亚大楼墙壁一借力,双手持剑,整个人化作一道惊艳世间的剑光,撞碎音障,直上云霄。

  黄金圣剑术·凤翼翱翔!

  目标,黑枭武装直升机。

  在两者即将碰撞的刹那……

  挥剑!

  “滋!”

  火光迸射。

  这架武装直升机被一剑凌空斩成两半,在火光和烟尘中,朝地面坠落而下。

  “轰隆!”

  似乎发生了爆 炸。

  烈焰夹杂着冲击波、烟尘、石屑,滚滚而来。

  其中一块破碎的直升机翼崩断,呼啸斩至。

  “嗤!”

 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劈开。

  鲜血模糊了视野。

  ……

  关贵森睁开眼睛。

  眼前,不是被烈焰烧焦纷纷塌陷的房屋,不是被炮火犁过犹如废墟的战场,而是卧室乳白色的吊顶。

  他眼中并没有什么噩梦惊醒的恐惧。

  一个持续了三年的噩梦,再怎么惊惧也该习惯了。

  不习惯,就疯了。

  关贵森掀开被子,起身穿上拖鞋,来到阳台。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  晨曦渐露,朝霞漫天。

  他看了看手机。

  和平历2015年9月26日6点11分。

  确切的说,他看的是手机上的一则短信。

  由于一个月没有参加“最强歌王”的线上训练,他已经从“凤凰”战队预备队除名。

  不过……

  现在不是玩游戏唱歌的时候。

  他,已经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成年男人了。

  洗漱一番,他换上衣服。

  大商,东州,启明星市第一中学的校服。

  他住的房子不小,分内院外院。

  有天井、走廊、小花园,布局类似于四合院。

  建筑面积一千六百平米,外加一个八百平米的院落。

  总占地面积超过一千四百平米。

  可惜,此时偌大一个院子,只有他、弟弟陆仙机,母亲张莉三个人居住。

  一个月前,数十弟子一起练武的热闹场景恍如昨日。

  “嗡嗡!嗡!”

  足以引得玻璃轻颤的轰鸣从外面街道传来。

  飙车党。

  摩托车轰油门的声音呼啸而过。

  伴随着的还有一阵惊呼,和肆意的大笑。

  听到惊呼,关贵森脸色一变,第一时间下楼,自兵器栏上拿起一把开锋利剑,冲了出去。

  这个时候,飙车党远去。

  只见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妇人有些狼狈的从地面爬起来,收拾起洒了一地的青菜,和袋子裂开导致碎了一地的鸡蛋。

  “妈。”

  关贵森大步来到张莉身边:“不要管菜了,你的手肘、膝盖在流血。”

  “别,我没事。”

  张莉说着,想要继续捡起青菜鸡蛋。

  可脚一动,却感觉一阵刺骨的疼痛。

  她的脸色稍稍一白,却没有出声,仍旧伸手去捡那一袋破碎的鸡蛋,要选出其中完好的。

  这一袋鸡蛋花了十六块。

  关贵森没有说话,只是帮忙迅速将这些菜收起来。

  捡好菜,张莉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:“妈没事。”

  可因为疼痛,她那苍白的脸上更是带着一丝细密的冷汗。

  关贵森一手帮她提着袋子,一手搀扶着她,回到院子。

  到了院子,他第一时间将手中东西放下,拿来一些治疗跌打损伤的药。

  “我自己来,一点小伤,你今天还要上课,早点去吧。”

  张莉将药接过来,同时从身上拿出一张二十的纸币:“路上自己买点早餐吃,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不要饿着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关贵森应了一声。

  “把剑放下,你不是注册武者,不能持剑上街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关贵森再应了一声,将剑放回去。

  “不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家里的事不要你管,你爸不在了,还有你妈我,这个家不会倒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关贵森仍然老实应着。

  “时间不早了,去学校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关贵森第四次应声。

  顿了顿,他提了一句:“他们是看上了我们这块场地,要么,把院子卖给他们吧。”

  “住口,这可是你爸,你爷爷一辈子的心血,你作为陆家长子,怎能说出这种话……”

  张莉严厉道。

  “我知道错了,妈你别生气。”

  关贵森连忙道。

  “好好上你的学、练你的武,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家里的事你不用管。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关贵森道:“那妈你注意一些,我先去学校了。”

  说完,他转身,去房里拿了个似乎装书的包裹,出了门。

  在出院子时,他停了下来,转头。

  大门牌匾上书——天道剑宗。

  两侧有对联。

  人法地、地法天。

  天法道、道法自然。

  他家是开武馆的。

  只是,一个月前,他爸,天道剑宗宗主陆长歌,在和龙泉门门主赵九州比武时被打死了。

  关贵森回头看了一眼,转身离开。

  他并没有去市一中,而是乘坐公交车,去了市武道协会。

  确切的说,是武道协会下辖最大执法机构——裁决委员会。

  ……

  武道!

  与天争命之道!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  真正的巅峰强者往往是自生死搏杀中脱颖而出。

  一国没有巅峰武者坐镇,在局部冲突和特种作战中势必陷入被动。

  所以未免武道界一潭死水,也避免仇恨积累滥杀无辜,武者间恩怨允许对等报复,可决生死。

  各市更有武道协会管理武者,武者搏杀可以,一旦武者恩怨波及普通人,裁决委员会便会有人出面进行制裁。

  关贵森到了武道协会,尚未进入裁决委员会办公楼,一个中年男子就拦了上来:“你找谁?”

  片刻,他似乎认出了关贵森:“又是你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委员会的委员们在开会,没时间,你走吧。”

  “开会。”

  关贵森看了他一眼:“七点四十九开会?”

  “哦,我记错了,委员们还没有上班。”

  “我可以等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中年男子似乎拿他没办法,往外一指:“那你去外边等。”

  关贵森闻言,老老实实在裁决委员会大楼外的小广场站着。

  中年男子也返回到了咨询处。

  “刘云哥,什么事。”

  “天道剑宗那个,又来了?”

  “哦,天道剑宗,我听小道消息说他们宗主是先被人下毒,再被赵九州在比武场杀死的?”

  “没证据的事别瞎说,当心祸从口出,天道剑宗宗主没了,龙泉门门主可是还在。”

  “咳,闲聊嘛……”

  ……

  日上三竿。

  时间很快来到十一点。

  人家让他等,关贵森就乖乖的等。

  作为一个普通人,他很遵纪守法。

  坐在一棵树下,他一等就是三个小时。

  咨询处的刘云看他始终不愿离开,似乎是觉得一直将他堵在外面也不是办法,半个小时后,他终于进入了委员会办公楼。

  裁决委员会,有十四位委员,日常有三位委员当值,委员虽因年事已高,气血两衰,但在武道界中往往很有威望。

  关贵森踏入办公室,第一时间躬身向当值的三位委员问候:“各位委员好,我是天道剑宗代理宗主关贵森……”

  “你这话不对……你不是注册武者,代理不了天道剑宗。”

  一位委员直接开口将他的话打断。

  关贵森认得这个人,吕庆,十年前也是一位好手,炼体圆满,后加入武道协会,成为裁决委员会成员之一。

  “我会递交武者注册申请表。”

  关贵森道。

  “武者注册申请表。”

  吕庆眉头一皱:“武者不行,一年内天道剑宗没有注册武师入驻,就不能再维持天道剑宗编制,得解散,天道剑宗驻地性质也要从武道用地改成商业用地,或住宅用地,如果你们想继续持有这块土地,需在一个月补交一百四十万土地性质变更金。”

  “我知道,离一年还有十一个月。”

  关贵森整理思路,停顿片刻,道:“我来裁决委员会主要是申请对赵九州进行裁决,龙泉门在公平比武时下毒……”

  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你没有证据表明是龙泉门下的毒。”

  “众目睽睽,很多人都看得出,我爸当时状态分明是中了毒。”

  关贵森望向其中一位委员:“张委员,您不止一次和我爸一起喝酒,也应该知道,赵九州不是我爸的对手,可他仍然和我爸比武,这本身就是个阴谋。”

  那位张委员看了关贵森一眼,不急不缓的说:“人有失手马有失蹄,比武较技的事谁分得清。”

  “关贵森是吧,你们天道剑宗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不止一次诋毁龙泉门名声,龙泉门赵门主已经向我反应了,眼下你既然申请了武者注册代理天道剑宗,那么,到时候就让赵门主用武者的方式和你说话吧。”

  吕庆淡淡道。

  “赵九州的做法完全违背了武道精神,裁决委员会对这种事,完全不管吗。”

  “你所说的一切空口无凭,没有证据,总不能你说什么我们就得按你说的做吧,武道协会又不是你们天道剑宗开的。”

  又一位委员悠悠开口。

  宁峰,半年前带着孙子向陆长歌请教过剑术。

  “祸不及家人,他命人骚扰我的家人,这件事裁决委员会应该制止。”

  “赵九州,或龙泉门武者出手了?如果没有,普通人的冲突你应该去找司法部门。”

  宁峰拿起茶杯,吹着热气道。

  关贵森看着三位裁决委员会的值班委员。

  “那些人就是赵九州唆使。”

  “普通人,与我们裁决委员会无关。”

  宁峰被关贵森的眼神看得不舒服,赶人了:“没事的话,就不要打扰我们工作了。”

  “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?”

  关贵森仍然看着他。

  一旁的吕庆拿出一根烟点上,悠闲的道:“武道界三大规则,第一条,武者不得无故对普通人出手,第二条,武者恩怨允许对等报复,龙泉门门主赵九州打死了天道剑宗宗主陆长歌,你接任宗主,也可以打死赵九州嘛。”

  打死赵九州。

  赵九州,启明星市九大武道势力之一龙泉门门主,炼体圆满,已步入气血境界。

  而他,武道萌新,两者间没有任何可比性。

  武道协会不出面,他怎么为父亲陆长歌讨回公道?

  最终,关贵森有些落寞的转身走出了裁决委员会。

  “啧,不懂事的小娃子。”

  吕庆嗤笑了一声。

  “打个电话给老赵,我们可是帮他担了很大的风险呀,他得有所表示才行。”

  宁峰呵呵道。

  张委员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银行卡余额,微微一笑。

  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登录/注册后可看大图


  大楼外。

  明明是九月正午十二点的艳阳高照,关贵森却感觉身上有些冰凉。

  “我……只是一个学生,龙泉门有武师赵九州,还有十四个注册武者,学徒上百……”

  关贵森站在裁决委员会外好一会儿。

  终于,他有些艰难的转过身,走向武道协会办公区。

  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他:“请问办理什么业务?”

  “我是天道剑宗代理宗主关贵森。”

  “天道剑宗?”

  这个工作人员知道这个门派。

  门派建立十几年,为启明星市九大武馆之一。

  可惜,最近一段时间出了什么意外,快速没落下来。

  心想着,他开口问:“那,有什么是我能帮上陆宗主的?”

  “我以天道剑宗代理宗主的身份申请……”

  关贵森说到这,停了停,神色黯然:“注销天道剑宗。”





上一篇:中山达远贴窗机 众多厂家的选择
下一篇:网曝安达市有关部门腐败官员徐某等人欺压百姓胡作非为...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漫漫人生论坛!

GMT+8, 2021-12-4 08:32 , Processed in 0.040783 second(s), 3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